万宝路官网

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明星喜欢抽的万宝路

发布时间:2020-12-17 09:37来源:未知点击: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能啜一口昆汀每部电影循规蹈矩的红苹果烟,是每一个亚文化青年死前的大遗愿,但只有豆瓣观影量破千的骨灰级影迷才知道真正的狠货还是属于莫利牌香烟。
这是《X档案》中那些吸烟比呼吸还勤的癌症患者的爱,也曾多次在《行尸走肉》中露脸,在维基百科上Morley牌香烟还拥有自己的主页,书中罗列了它客串过的影视作品,少说也要破千。
莫利牌香烟在荧幕前的次亮相也要追溯到1960年,当时,艾尔弗雷德·希奇科克的《惊魂记》吸引了好几代观众。
影片快结束时,由西蒙·奥克兰扮演的精神病专家向观众讲解了如何剖析诺曼·贝特的双重人格,在一次独白中,他从一包Morley牌香烟中抽了一根烟。
就这样,一个游离于现实生活之外,只寄生于象素点点构成的平行世界中的虚拟香烟品牌诞生了,此后几十年,莫利无疑稳住了好莱坞道具圈的头号交椅,可以称得上是香烟界的吴孟达。
值得注意的是,Morley香烟由厄尔海思印刷厂(EarlHaysPress,aka好莱坞的御用“伪造中心”)生产,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
除冒烟外,厄尔海思还提供了一系列伪造的电影道具,包括假牌照,假钞票,假报纸等,甚至加州警署都曾拜托他们为卧底伪造身份。
像很多日本动漫中屡屡出现的用梨、心形代替苹果标的盗版苹果电脑一样,眼尖的老烟民扫一眼就能看出Morley牌香烟也有自己的借鉴对象——万宝路。
Elheight印刷厂的仿真品的确是“万宝路”,红色和白色的经典配色,标志性的烟盒设计一应俱全,就连Morley这个名字也源自“万宝路”的绰号Marleys。
而相应地,Morley也有一个lights版本,即万宝路的红万和白万。
在20世纪50年代,影视行业的赞助商大多是烟草公司,所以你可以在《我爱路西》中看到PhilipMorris香烟的广告植入,而在《火烈鸟之路》的海报中,你可以看到Chesterfield香烟的女主。
自从莫利60年前出现之后,当其商业团队不以无人赞助、无人经营、无人管理为拍摄目标时,好莱坞的工作人员常常选择使用莫利。
那么为何不直接使用万宝路,也就是自己编造一个“山寨”万宝路出来呢?例如,Mooby's快餐店和Heisler啤酒,它们都只存在于电影和电视剧中,这也是很常见的。
事实上,他们在影视作品中只是起到了占位符的作用,主要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品牌暴露而引起的一系列麻烦。
毕竟,没有拿到钱免费帮助品牌做广告并不是一件划得来的事情,也可能因此错过了与他们竞争的机会,或者冒犯了使用其他同类产品的观众。
如果使用不当损害了品牌形象,还会引发诉讼,这也是苹果规定电影里的坏人不能使用iPhone和其他苹果产品的原因,我同事小黑就靠这个情报瞎猜出了《刀锋出鞘》的凶手。
也许近60年来好莱坞的影视史就相当于莫里的烟瘾暴露史,但在电影制作中,烟瘾的传播并非一帆风顺。
一九七○年颁布的《公共卫生吸烟法》严厉禁止电视节目中的香烟广告,当然,并不提倡吸烟,据统计,当时的吸烟者比以前少70%左右。
莫里香烟在电影业也不受欢迎,电视剧不给搞,电影成了香饽饽,烟草公司花大价钱把自己的品牌卖到各种电影里,自然也就不需要道具烟了。
到1998年Morley香烟才迎来了第二春,那年,一份名为《MasterSettingAgreement》的协议颁布了,该协议禁止在电影和电视上发布烟草广告,并且要求制作方选择假烟。
2000年4月,XboxOne在其第七季第18集“BrandX”中上演了一段情节,情节以邪恶的香烟公司“Morley”为中心,这是Morley在流行文化中真正爆发的机会。
此后,莫利成了影视剧中的“假烟”的不二之选,更是被用于音乐MV、电子游戏等场合。
人们总是想从电影、电视剧中捕捉到一些东西,莫里香烟是,四川辣酱也是,似乎它们是一个具象化的载体,得到的似乎可以更接近由影像建构的异界。
但是,影视作品是终的影视,生命是终的生命,有时候我们太投入了,会误以为自己活在光影里,难以抽离。